博文
行走在现实与梦想之间
(2017/10/11 8:05:00)
作者:

天地之间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行走在现实与梦想之间

  夜色已然笼罩了整个世界,扭亮台灯,雪亮的灯光瞬间照亮了小小的卧室,一个人斜靠在床头,手里拿着一本张爱玲的散文集《流言》,似看非看。夜很宁静,耳边只传来儿子练习吉他的声音,此时我的世界里只有文字和音乐,不,还有自己一颗享受寂静的心。朦胧之间,我有些分不清这应该是现实还是梦想。在这个纷繁喧嚣的社会中,独享一份宁静何尝不是一种梦想,而此刻的我又确实是在现实生活中。是的,梦想定要从现实中走来,只需要你拎清自己的生活。

  现实与梦想的距离到底有多远?我不止一次的想。

  陶渊明说: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?心远地自偏。”原来现实与梦想只在一念之间。陶渊明一生洒脱自然,不拘世俗,用超然的心态把现实与梦想连接起来。生在官宦之家,却“不汲汲于富贵”;处在闹市之中,竟然“而无车马喧”。不求功名,文章却卓著,半生穷困,依旧安然自若。只因心中一念,这一念便是执念,是跨越生命的制高点,虽然人在世俗的现实中,心早已与梦想牵手行走在阳光大道上。陶渊明用超脱世俗的人生告诉我,在现实中勇敢地往前走一步,就是梦想。

欣喜之余,一副僵卧孤村的沧桑面孔,载着一个沉重的声音走进我的心中,“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”不禁让人声泪俱下。陆游为什么直到生命的结束,还一直在那里守望,最后只能把希望寄托给自己的子孙?原来现实与梦想之间是隔着生命的两个世界。    

陆游一生的梦想就是收复失地、报效国家,二十岁时在诗中写到“上马击狂胡,下马草军书”,希望自己亲临战场,杀敌报国。然而一生仕途多艰,饱经忧患,即便年老体衰,孤苦无依,依然“尚思为国戍轮台”。陆游,这个孤独的守望者,他用执着的一生告诉我,梦想要用生命去追寻,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。

  现实与梦想之间到底有多远?这个问题又一次冲击着我的大脑,我不得而知。

  看到张爱玲的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,我再一次沉思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梦想,因为这个不同才确定了现实与梦想的距离。不管它们之间的距离有多远,我们不是都应该面对现实,勇敢的去追求梦想?一个有梦想的人,才是具有真正意义的人;一个有梦想的人生,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人生。

  从哲学上来看,现实与梦想就是一对相辅相成的关系,没有现实就无所谓梦想,没有了梦想,现实也就失去了意义。人活着,就是不断的行走在现实与梦想之间,这应该就是生命的意义。也许前面的路很平坦,我们也应该有“纵浪大化中,不喜亦不惧”的心态;也许前面的路很坎坷,我们更应该有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的勇气。

  儿子的吉他声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,应该早已入睡,或许正在做着甜美的梦,此刻只有寂静的夜陪我在天马行空的想象。还是那句话,人只要拎得清生活,沿着现实的路径,直至走向心中的梦想,不惧现在,不畏将来,像苏轼一样,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”

发表评论:
载入中。。。
时间记忆
载入中。。。

博客公告

载入中。。。

载入中。。。
用户登录
载入中。。。
最新日志
    载入中。。。
我的相册
分类
    载入中。。。
评论
    载入中。。。
留言
    载入中。。。
圈子
载入中。。。
友情链接
搜索
好友
载入中。。。

建议使用1024*768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